体育投注app

          <dfn id='Dkazom'><optgroup id='Dkazom'></optgroup></dfn><tfoot id='Dkazom'><bdo id='Dkazom'><div id='Dkazom'></div><i id='Dkazom'><dt id='Dkazom'></dt></i></bdo></tfoot>

          <ul id='Dkazom'></ul>

          • 战略新兴产业
            国家油气管网公司何时亮相?中石油董事长王宜林独家回应
            时间: 2019/3/4 14:51:16

            2019-03-04 13:32  · 来源:中国能源网  · 作者:姚金楠  · 责编:王长尧 能源报;中国能源;王宜林

            3月3日,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正式开幕。在开幕式现场,中国能源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石油集团董事长王宜林。针对国家油气管网公司的成立进度、中石油内部矿权流转、煤制气产品价格等热点问题,王宜林进行了逐一回复。 

            文丨中国能源报记者 姚金楠 发自会场 

            中国能源报:目前,国家油气管网公司成立的进度如何?可有具体时间表?油气管网公司的成立将对油气行业有哪些影响? 

            王宜林:公司的成立将按照石化改革的统一部署进行,目前我们正在论证符合实际的成立时间。 

            中国能源报:今年中石油的工作重点中有一项是内部矿权流转,经过第一批试点,对于流出地和流入地各有什么影响? 

            王宜林:矿权本身归国家所有,按照市场化原则对矿权进行有序流转有利于矿产资源的有序利用,这是符合市场经济发展趋势的。经过第一阶段的试点,我们认为对矿产资源勘探有促进作用。 

            下一阶段,一是要促进矿权流动,不动起来时,获得矿权的单位不做一些投入,不利于矿权的勘探开发。二是流转起来后,要按照市场化原则,让有能力和资金的公司获得矿产权后,尽快使矿产资源得到转化、开发,造福人民。 

            中国能源报:目前,煤改气工作在我国持续推进,但在这一过程中,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,同时在价格方面也偏高于传统煤炭,如何解决这两方面的问题? 

            王宜林:首先,煤改气要有序,不能乱改。如果超过了供气能力,供应不上气,就会造成老百姓用气难。比如说,北方冬季很冷,本来用煤取暖的地方改成用气,但由于气源不足,结果供应不上,这反而不利于老百姓改善生活,不利于冬季取暖。 

            第二,要量力而行,煤改气的速度要与供气能力挂钩,同时还要考虑用户对天然气价格的承受能力。我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已经在40%左右,大部分从国外购买的天然气价格是按照国际市场统一价格,如果价格倒挂,企业没有积极性,引进不来气,改善不了用户需求。 

            中国能源报:在气源上如何最大限度的保障用户需求? 

            王宜林:作为供气企业,我们在资源上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。党中央和国务院从年初就提出明确要求,要加强产、运、储、销体系建设。我认为从今年的资源准备上,比较充足。 

            但我国用气特点之一是峰谷差距太大。去年年底,我国冬季用气最高峰时一天用气量可以达到十亿立方米。北京地区高峰时段也达到了一天1亿立方米,但低谷时只有2000万立方米,这都对供气工作提出了很大挑战。 

            中国能源报:在煤制天然气的定价上,中石油是否具有较强的话语权? 

            王宜林:中石油的天然气资产拥有量占到了国内的约70%,但如果掌握天然气资源、管道资源,从而拥有更多话语权,让其他企业在利用管道上有什么困难,我并没有发现类似的问题。 

            我们的管道是开放的,大家都可以按照公允的价格进入管道运输。 

            中国能源报:对于煤制气产品定价您有什么建议? 

            王宜林:2018年开始,我国对于天然气的分类进一步明确。一种是管制气,按照各个资源利用省市统计的结果,必须保证民生用气部分,对几大用气公司都是统一的价格。管制气就要用管制的价格执行 

            另一种是非管制气。比如我们没有更多的用气资源,但事实上却存在客观用气需求,我们就需要去国际市场买气,这时就需要客户承担价格高出的一部分,不能让企业亏损。 

            而煤制气行业最关键的问题是成本,煤制气的成本要符合市场成本,否则就卖不出去。虽然国家支持煤制气,对一些企业有少部分补贴,但即便在这种情况下,我认为它的成本还是很高的,它得承受非管制气应该承受的价格压力 

            中国能源报:去年一年,在加大勘探开发力度方面,中石油做了哪些工作? 

            王宜林:我们制定了直到2035年的提升勘探开发力度的规划,整体上体现了力度的提升,比十三五规划甚至十四五规划的力度都大。 

            特别是在风险勘探上加大力度。比如过去中石油每年投入风险勘探的资金约为10亿,从2019年开始已经涨到50亿,增长了4倍,就是为了鼓励大家冒勘探风险。 

            我认为只有敢冒大风险,才能有大的发现。去年的实践更是证明,一些天然气资源通过进一步风险勘探还是有效果的。不管是塔里木盆地,还是准格尔盆地、四川盆地,这些大气田的发现证明了我们进行矿权流转、加大风险勘探力度的决策是对的。 
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返回